兰花原文,年年有梦年年梦

《浣溪沙》木梳 采薇

袅袅生香蕊,忍看不忍弹。近花唯一嗅,兹日已忘餐。——近现代·崔荣江《兰花》

箱底寻来檀木梳,发间游弋一如初,月光素指两相疏。

兰花

近现代:崔荣江

觱发鹧鸪冷不啼。薄云裁剪月寒衣。寄人讯问值秋题。小字成篇沙漏罄。蜡红烧尽晓窗微。交凭越凫向南飞。——近现代·崔荣江《浣溪沙四十四首 其六 秋寄》

浣溪沙四十四首 其六 秋寄

转念芳辰并菊英。春时柳眼兑霜清。娇嗔每每向君横。对酒君分双竹箸,濡笺我执一纱灯。新词还写那年盟。——近现代·崔荣江《浣溪沙四十四首 其十 与雪忧生日》

浣溪沙四十四首 其十 与雪忧生日

曾经识来烂漫,怜她柔若水。女儿面,濡冷还香,直欲呵在心底。者心事,迟疑不吐,凭笺托与双鸳字。暗情生,朝暮丢魂,何方寻矣。缘隔疏篱,命舛秋雨,念深深梦里。夜无寐,帘挑三更,痛黄花谢寒里。几徘徊,清霜烙印,倩明月,相思重递。纵无言,心也怜怜,说来因你。花期忒短,不若年长,幽幽怨未已。恁不忍,是伊凄楚,又瘦纤腰,又乱云鬟,病中滋味。怏怏似我,空庭披发,黄昏执酒凭空祭,向苍苍、索要伊人美。秋风不肯,呜咽掠过萧墙,让人镇日憔悴。殷殷但挽,花去何匆,赚我经年泪。尚幸也,犹存一朵,娇倚东篱,楚楚纤纤,待人相识。霜风苦守,今宵得慰。深寒我为伊遮庇。若相盟,且把枝头曳。从今执手余年,远去红尘,凭他谁说。——近现代·崔荣江《莺啼序 其二 莺啼序怜菊》

莺啼序 其二 莺啼序怜菊

近现代:崔荣江

曾经识来烂漫,怜她柔若水。女儿面,濡冷还香,直欲呵在心底。

者心事,迟疑不吐,凭笺托与双鸳字。暗情生,朝暮丢魂,何方寻矣。

缘隔疏篱,命舛秋雨,念深深梦里。夜无寐,帘挑三更,痛黄花谢寒里。

几徘徊,清霜烙印,倩明月,相思重递。纵无言,心也怜怜,说来因你。

花期忒短,不若年长,幽幽怨未已。恁不忍,是伊凄楚,又瘦纤腰,又乱云鬟,病中滋味。

怏怏似我,空庭披发,黄昏执酒凭空祭,向苍苍、索要伊人美。

秋风不肯,呜咽掠过萧墙,让人镇日憔悴。

殷殷但挽,花去何匆,赚我经年泪。尚幸也,犹存一朵,娇倚东篱,楚楚纤纤,待人相识。

霜风苦守,今宵得慰。深寒我为伊遮庇。若相盟,且把枝头曳。

从今执手余年,远去红尘,凭他谁说。

1

蝴蝶结成长马尾,美人心事倩流苏,依稀似梦似还无。

在我写这本书时,我是读了采薇姐这首受到了感触,所以觉得回忆就应该放在开始,也许无处落笔,全凭感觉吧,毕竟诗是需要感觉得。女孩子真仔细,换做是我,根本不可能再从箱子里找到木梳这些掀起一波波回忆杀的东西,除非是你送我的,也就是一些对自己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小物品哦,我呢,还好有点儿。箱子里的东西总是好的,有一把木梳,或许是某某送的,也许是一种初恋情结,既然找到了,那可要怀旧一次了,重温下往事,又因为是梳子,当然是梳头最好,好美,不仅是月光美,又或者月光太远的缘故,或者感觉自己的手指又有点陌生,就是月光太白,很分明,更或者,不是儿时的素指,不是儿时的月光。真的,发型变了,回忆空了,真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又空白的长梦,梦长的什么也做不了,空的什么也留不下,唯独有一把木梳,或许我你。

《浣溪沙》木梳 我

约是当年小木梳,今执此物相思无?千言万语也当初。

马尾初成颜色改,知君往日若流苏。如烟故事不经浮。

我也索性就和了一首,我的记忆里,也曾是有过梳子的,还有蝴蝶结,每每回忆起,真的好真切,又好像回到那时, 也许对一些连回忆都没时间人来言,不是生不如死,就是在死亡的路上,其实能回忆我就已经很知足了,最起码还能记住你最灿烂的笑容,无论心结过不过的去,也许有对于一些人来言,失去的活着就是生不如死,活着需要,或者使自己改变,变得不再爱你,总之,惹不起的爱情不要惹,对于一些人,只是把自己当做别人匆匆的回忆,又对于一些人来言,却是梦魇。我想把回忆都划上曾经两个字,去安慰如今,却发现很难,很难,有时候木梳可以折断,也可以扔掉,却何以扔掉记忆。

《浣溪沙》秋窗 采薇

画朵黄昏颜色深。风帘斜处竹香沈。流光叠着绿弦琴。

秋似来迟红未瘦,菊应开过小篱阴。秋心未到亦难禁。

老屋可能不在了,秋也可能还没来,至少我要等的,难再来了。这也是许是无数平凡黄昏中的一个,其实每个黄昏都应该算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不确定,会不会再有黄昏。既然秋天快来了,就要有一颗属于秋天的心,因为这样,便不会觉得这个秋来的太突然,无论是琴,还是等着被秋风告白的残红,菊花都开了,开在篱前,这种让人喜爱又厌恶的黄花,一如既往,说着该说的故事,我行我素,只因秋心未到。其实在某人心里,秋不是一个季节,或许也不是一段故事,可能就是一场雨,和几个飘零的黄叶儿。但至少在我心里,秋,是一种情绪。

《浣溪沙》秋雨 采薇

秋雨淋漓写字天,小窗微闭一城烟。梧桐滴答滑珠钿。

旧梦未来成醉意,相思才绾又连绵,凭谁寂寞立秋千。

秋季的雨天确实适合写点什么东西,前提是你要有时间。如今总觉得时间太赶,时间太匆匆,又不禁想去怀念学生时代的自己,至少但是有着梦想,手中握着青春,原来,后来的我才发现一无所有,我以前的确是不会服输的,因为我当时怀抱着梦想,后来都一样,大多数人都是要为别人想的,时间都用去谋生了。真的很简单,有了多余的时间再去想吧,雨天我也会想的太多,我也会想曾经,曾经。如果,如果。结果也就是需要一场醉,什么如果当初勇敢的在一起啥的,我只能说,不存在的,同志们。现在喝点酒还是比较现实的,我现在是不能喝酒了,一点都沾不得,所以把窗户掩起,来一首,秋千。

《浣溪沙》秋千 我

别影依依不胜年。半城微雨总绵绵。当时愁煞小秋千。

故事留人花易醉,几曾庭月笑翩翩。檀香如是那时颜?

秋天就像一幅画,一副属于记忆中的画面,只是我你早已被时间定格在画面中,无论是秋千也好,木梳也罢,属于我你的注定只有曾经了,毕竟有时,结局多是不期。在这里也许会有四季,而我只属于那个秋,我们熟悉的那个秋,那个秋天,你为我摇过秋千。 多年未见,我的若言依然。

你若已变,我爱你曾经。

你若未变,我爱你一生。

等你来,领我。

《浣溪沙》 一泓清水

我惜花开人未来,流年跌入旧词牌。些些心事已深埋。

无意凝眸偏却记,谁将童话又翻开,梦于深处怎安排?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结果发布于电视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兰花原文,年年有梦年年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