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翠似水经年,滂沱的雨

七月二日,暴雨陡袭,洪水肆虐,江河湖海,水流湍急,蒲江告急,广元告急,成都告急……一切的安危,随微信视频,震撼人心,纠结心窝,让思念的风月,悠然如歌,滴翠似水经年,流淌汩汨遐思,淙淙泻出,梦绕魂牵。一一题记

昨晚去的地方,大概有许多白杨,风来淅沥有声,仿若大雨里。今早醒得晚,枕着头听了会儿雨,方才起身收衣服。——这是我五月二十二日的记录。

站立窗的穹庐,或站或坐,瓢泼暴雨,打得地面,水花飞溅,成疯成魔。可这样,却让我,焦躁乏起,“思念如丝,相恨成愁”,巴蜀大地啊!又有几多灾难,在降临千家万户,寝食难安,纠结心窝。

北京的夏,不同于冬日的干燥,时有大雨降至。而每一场夏日暴雨,都能拂去心上的尘埃,带来最纯净的欢欣。

告急,告急,告急,微信视频,一个个水漫金山,一个个惊心动魄,一个个揪心扰腑。雨下如泼,唰唰的雨流,打得树木与门窗,简直要爆裂。可视屏,那滚滚如潮的洪水,卷起树木、物什、猪鸡,以及其他这样那样,将街道,将房屋,将行人和车辆,冲刮,冲刮,冲刮……我无语,眼泪潸然地流,流,流,流入夏的炎热,夏的疲惫,夏的无情,将对暴雨的怨怒,倾入人间,倾入红尘,倾入文字,秒化温馨的沐风。

上午,在办公室听到雨声潺潺,没有带伞,却全然不担忧,甚至很是期待。午间,冒着点点小雨,龟步迟迟,任雨水模糊我的镜片,在我脸上伪装成几滴泪,将浅棕色皮鞋染成深棕色,我只需回去拿一把伞,换一双不怕水的凉鞋。

当这一切不断地于脑海翻飞,沉淀的思念终于唤醒脑膜。人在大自然灾害面前,徒感回天无力的哀怨,绵软牵缠,悲叹天空。我们人类要真正地存活于世,必须心怀爱护自己的生存环境,沃土,河流,山川,顺它的意,它的生,它的死,不去与它虎口夺食,相安无事,为铸造免遭的更大灾难,堤坝高设,预防陷落。

这次,雨势很猛,砸在树叶上的雨噼里啪啦地响,聚在地面形成水流哗啦啦地顺着地势湍急地淌,不断挑战着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我所在的地方,俗称“淹园”,它的血管从不通畅,一遇大雨,很快便呈现出崩溃的模样。水泥路波澜起伏,极易积水,循着路面的倾斜形成了不少的“护城河”,有的下水道口非但排不下水,反倒有黑乎乎的水流汩汩地涌上来,将原本清澈或是混杂着泥沙的雨流融汇出青灰色来,还散发出令人不敢多闻的味道。女孩们成群地在积水前尖叫发愣,男孩们各自表演奇形怪状的跨栏动作。

不得不的思念晃晃悠悠,不得不的怀想藏匿心头,不得不的关爱波击冲出,让我只能于之慨叹,吁嘘惆怅,叹息之声,随波逐流。

有人害怕被雨水打湿,有人却对此毫不在意。有人回避雨,有人触碰雨,我观赏他们躲避雨的情态,也欣赏拥抱这种天气的怡然自得。

夜晚莅临,雨仍缓缓下着,我走上街道,看见的一些树,有被雨吹倒,那些不经意树枝,刮了地面,压了房屋,甚至将河沟水面,也漾出涟漪,在幽暗灯光下,与雨儿一起,扰出零零碎碎水花,漩涡般翻滚,浊流汹涌,奔腾澎湃,一泻千里,不知踪。

我穿着我的雨天战靴,肆意行走,悠悠阔步,故意在没人的地方溅起水花。我看到雨点继续落在它们所汇集而成的水面上,涟漪起了又被立即冲散,不断向前,最终会同四方之水,在下水道口转一个圈,而后掉下去。我看到一大叔撑着透明雨伞穿着彩虹色条纹短袖踩着拖鞋哼着歌蹬自行车,压出一条水路,两旁激起的水花恰似一对翅膀;我看到着一身白裙的小女孩打着白色的雨伞,不停凝视着她洞洞鞋旁边的墙壁,问道:“爸爸,为什么没有蜗牛啊?”我不知那位爸爸如何作答,感觉儿童时代也许是最纯粹地亲近自然的时候。

扶栏凭望,伫目凝眸。烟雨迷蒙夜幕,树在哭泣,水在哭泣,人也在哭泣。哭,这雨下得真他妈太猛,整整一天,未曾线断,水流湍急,泥沙俱下,没有半点垂怜,只顾它自己畅快,那管地面万物死活。

上周六,珊珊发了一张照片给我,太阳夹在乌云与白云之间,如双龙戏珠。我问她是不是爱看云,她说是。

袅袅绕绕,好像有薄的雨雾,与直泻的水流,倾诉其罪恶行径。一遇洪流,见啥冲啥,甭管好孬,势如破竹,毁之殆尽,不留情面,仅图毁损。

我很欣喜地将这件事告诉了鸥鸥,我说我很少遇到爱看云的人。她问我觉得下雨天怎么样。我说我喜欢夏天下暴雨。她说她也是。

水啊!你这养育人类命脉源泉。可曾知道,多少次我们执手而握,为美酒佳肴、茶茗雅盏,甚至扁舟轻泛,荡漾湖面,莲荷碧澄,花红美艳,人面桃花,相映美艳,“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梦中的你,也是救人于倒悬甘霖,美了人间,圆了仙境的夸赞,人类离不了的琼浆玉露,生命主体的水分溯流。

小时候最喜欢撑着伞走在大雨里,四顾无人,雨幕外隐约可见绿色的树覆盖着远处的山,只有雨的声音,砸在伞上,落到地面,汇成溪流,气温正好,裤脚湿了也不用在意。那时,就好像独占了一个不存在的世界,没有别人,虽然这个世界只有一把雨伞那么大。

我想起,多少次,我赤脚汲水,洗濯你的清流,潺潺流过瞬间,醉在不思蜀的凡念?也曾于海边,漫步碧海银滩,沙砾、贝壳、石块,与我摩擦起电?欢呼大海的宽阔,广大无边,自然的伟力,与人为善!潮起潮落,豪放高歌,波浪起伏,令梦里生活,也是笑靥靥欢颜。

自然能创造种种非现实空间,沉浸其中,不必刻意感受,心灵也能够得到宁静与治愈。越来越觉得,将注意点放到自然物上的人,某种程度上都意识到了并且回避现实世界的动物性所带来的强迫与攻击。所以,如果一个人说他喜欢听雨、看云……都给我一种奇妙的感觉——对方也有类似的专属于自己的不存在的世界。

一个打鱼人走过,笑意挂满脸庞,哼歌轻唱,可能收获匪浅。一问才知道,因为雨大水急,鱼儿也变不了,飞跳蹦哒,把他的鱼篓,装成鱼的世界。我一,满满一筐,个头大大。可自己,却找不到丝毫快乐,只有从心里,把今天的暴雨诅咒。

现实世界里,可能并没有人会像芭蕉所说的——“深受随风飘忽的孤云所感动,从而不断诱发出漂泊之念。”但好像可以拥有白莲教某的邪术——“一盆清水,编草为舟,我到我的海上去遨游。”

瞧瞧,一只小鸟从头飞掠,声音悲怆,低沉嘶哑,是什么?让它这样。我难以界定,如水面颤动浪花,在心湖惆怅,与此时夜色,凄凄凉凉,搅成一片。

丁酉年丙午月甲午日

突然间好想哭,哽咽,凝滞,很无奈的那种,痛苦生活本身就艰难,怎么还要遭致大灾难。冲毁的堤岸,一夜变回解放前,成为两手空空穷光蛋。可自己,虽说离得不太远,身处高地,与祸害未曾沾边,甚而在家窝窝囊囊,涡居了整整一天。可心,却早化作柔柔清风,朵朵白云,美艳花儿,飞到了受灾地点,与灾民共度难关。

听到了吗?朋友,亲爱的同胞兄弟姐妹们,巴蜀与洪灾搏斗的勇士,让天空早变晴朗,大地早绽绿意,人人笑口常开,美好的花园式建筑,拔地而起,重建亮簇簇新生家园。

只有到了那时,柳叶似的月儿下,山道弯弯,灯火通明,阑珊处,肯定有一袭长裙的美丽,帅哥美女,携手街的长廊,巷的蜿蜒,园的暧昧,游玩夜的炫丽多姿,生活充满阳光,丰富多彩。

快快地,思念旋舞起来,我分明看见,长河落日,卧波余晖,微风拂过,水的涟漪,波光潋滟,晚霞、水花、美人,相映成趣,焦灼的纷纷点点,如梦似幻,杳然若仙。

此情此景,让我不由感慨,自己也如画中人,那情,那景,那非同一般,该多么地好。可看着眼眸下,雨已虽停,但河流疯涨,亲人啊!思念在何方?你们能否听见。

思念如歌,滴翠似水经年。巴蜀受灾的同胞兄弟姐妹们,我与你们同在!凡有爱心的人们,也与你们同在!真情浇灌大地,灾难无情人有情,中华处处爱意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结果发布于电视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滴翠似水经年,滂沱的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