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最及时的影像收藏市集考察问卷

“影像收藏”,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份最当下的影像收藏市场调查问卷

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摄影收藏”不约而同地成为《中国摄影报》和《人民摄影》年度总结中的关键热词。与此同时,大理国际影会官方杂志《秘境》隆重推出“2013年度影像助推计划”,“订杂志,送原作”,60位摄影名家的亲笔签名限量照片,一时间征订者如潮。影像市场热度虚实与否?问题何在?画廊总监如何识人识作?藏家们如何慧眼识珠?快拍快拍网专访资深摄影师、藏家、画廊总监、影像专家(大理影会总监、《秘境》主编鲍利辉,摄影师王文澜、傅拥军、张晋、邸晋军,北京百年印象画廊总监陈光俊、上海M97画廊总监Steven Harris,来自上海、来自杭州上海的藏家以及华辰影像拍卖顾问曾璜)为您共同解读当下影像收藏市场真实图景。大理影会鲍利辉:影像收藏,为摄影延续生命娌娌:2013年影像收藏助推计划,大理影会为什么要做这事?鲍利辉:说到底,我们想为中国影像收藏突破瓶颈尽点力,做点事。什么瓶颈?荷赛境外展览负责人Paul认为,如果中国有更多自由摄影师,中国摄影的风格更丰富,摄影水平也能提高。中国有自由摄影师。比如严明、木格、张晋、他们辞去工作做自由摄影师,作品很棒,有想法、有个性,被寄予厚望。但是这些自由摄影师常常因为经济问题无法延续自我创作,这是中国摄影多元化发展的一个瓶颈。要保障他们的个性创作,就必须与国际接轨,实现‘摄影—代理—收藏—摄影’的良性循环。让摄影师作品通过画廊代理走向市场,被个人或者机构收藏。这不仅帮摄影师解决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摄影作品延续了生命,艺术史上许多重要作品都是通过收藏保存下来。欧美国家摄影收藏市场也是在短短30年发展成熟的。摄影作品进入藏家视野后,培养了一批自由摄影师。而中国影像收藏刚刚起步,不成熟的市场状态束缚了中国摄影家特别是自由摄影师的成长。这次我们以摄影家推杂志,以杂志推收藏,以收藏推摄影家,希望以《秘境PHOTO》为常态化平台,把影像收藏推向千家万户。王文澜:我刚刚“入市”傅拥军:我想办个收藏展邸晋军:我希望收藏能进寻常百姓家张晋:我一年收藏一位摄影师娌娌:你的哪些作品已经进入影像收藏市场被收藏?通过什么渠道可以收藏你的照片?王文澜:我算刚开始进入市场吧!我在华辰影像拍卖过自行车、胡同,还有四五运动的原版照片。2005年,我在北京798百年印象摄影画廊举办过《自行车王国》的图片展览。他们选了30张照片,每张限量洗印30张,都是24寸的照片。我听说主要是外国人买的比较多。大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联系百年印象画廊。

摄影师看“入市”

傅拥军:第一次作品被收藏是2005年《对话幸存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那件作品当时获了首届国际新闻摄影比赛(华赛)金奖。后来有多件关于留守儿童和西湖的照片被一些独立书店及私人收藏。这几年也有几个画廊想代理我的作品,因为工作重心还在拍照上,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顺其自然吧!张晋:我在市场上销售的作品主要是《又一季》系列(2012三影堂大奖作品)。三影堂正在代理我的作品,将来还可以通过浮图网(voutu.com)购买,是曾翰率领的真实视觉机构主办的,目前这个网站正在公测,三月初正式上线。最近有个机构正在和我联系要收藏我的一套作品。非常感谢这些专业机构和收藏者对我的支持和认同。收藏我作品的各种藏家都有,除了国内外藏家,专业机构,摄影师,还有一些工薪族的朋友(主要购买小版照片)。他们有一些注重收藏或升值价值,有一些是作为特别礼物赠送至亲,也有一些就是因为喜欢,买去挂在家里。有意思的是,好些买我作品的人,最后都成了朋友。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又一季》在三影堂得奖之前,杨延康老师就收藏了我的作品,并给予了我很大的鼓励,杨老师有一双敏锐的慧眼,再次感谢他。邸晋军:我在市场上销售的主要是湿版原作《青年》、《湿海》。我的作品比较特殊,每一张照片都是原版照片,只有一张,可以直接在画廊做销售,也可以到拍卖行拍卖。收藏我照片的人应该以专业做艺术品投资的藏家为主,当然,我本人更希望这些照片能进入普通老百姓的家。要找我的作品,可以通过上海的先锋画廊、全摄影画廊来收藏,也可以通过华辰拍卖。娌娌:您自己收藏照片吗?会收藏哪些人的作品?为什么?王文澜:我收过一张程玉扬的胡同照片。这个胡同里原来有一个四合院,后来被拆了,我很喜欢那张照片。摄影师的拍摄方式也比较独特。他是用8*10相机,直接在相纸上感光拍摄,一个场面由一二十张照片拼接而成,出来的是负相。傅拥军:我从2007年开始陆续收藏一些我喜欢的摄影家的作品。目前已经收了阮义忠、陆元敏、恒父、付羽等十多位摄影家的作品。我自己一直拍摄中国留守儿童的专题,所以特别喜欢收藏我喜欢的摄影家的儿童题材作品。我会把这个当成一个系列收藏,有机会我想办一个我的收藏展。张晋:我会和其他摄影师交换作品,或者购买,其实购买更合适,是对摄影师劳动的尊重,也有利于市场的规范。至于选择标准,摄影作品的品质和气质是我最看中的。根据自己的经济和精力,我打算一年收藏一位摄影师的作品。邸晋军:我收照片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用早期摄影工艺制作的老照片,因为我自己做玻璃湿版的,通过原作可以学习!另外我也收一些当代影像作品,比如卢彦鹏的山雾系列,路泞的《寻常》系列。主要通过交换作品,这也算是收藏的起步吧!收藏作品主要出于喜欢,有时候家里装修挂照片,也希望有些原作。画廊总监看市场百年印象画廊总监陈光俊:未来5年,前景可期M97画廊总监Steven :艺术家比艺术品更重要娌娌:请简单介绍画廊的定位,选择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的标准?陈光俊:百年印象画廊成立10年,早年根据当时国内的情况,对纪实类影像关注比较多。比如解海龙的希望工程照片,翁乃强的文革照片。近两年比较关注当代观念艺术作品,这类作品是国内外艺术市场中发展最快,最受重视的。选择什么样的作品进画廊?人是第一位的,艺术家要有信誉,有合作精神。我们在发现优秀作品展示作品的同时,更加看重对艺术家本人的培养。具体来讲,第一,我们希望艺术家有自己对事物的鲜明的态度和立场。知识分子最可贵的是对社会的批判精神。第二,是否关注当下,对社会有敏感性。他能从平常生活中看出当下或者未来的重要话题。关注自身、关注朋友也可以,但要找到与社会话题的切入点。第三,艺术家的可持续性。我们去国外参加艺博会,经常有老客户来问他们收藏过的艺术家的新作。我不希望我们的签约艺术家在完成一组成功作品后就消失了,希望他们保持旺盛的艺术生命。第四,影像作品本身技术上要达到一定技术水准,在不丧失你的思想性和批判性的前提下,作品要好看。谁都不希望家里挂一幅看了想做噩梦的照片。所以,艺术创作这碗饭非常难吃,很辛苦,艺术家要有心理准备。Steven:我是美国人,1990年代看到中国一些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比如邱志杰、洪磊、荣荣的作品,我本来打算2003年在北京开画廊,那时北京专业画廊很少。2004年我来到上海,决定在这里开,2006年成立M97画廊。我们画廊大多数艺术家都由我们独家代理,一年中新签约的艺术家可能就只有一位,选择一个“艺术家”比选择什么类型的“艺术品”更加重要。艺术品要能被人们理解欣赏,如果我不能够深入理解“艺术家”,就无法更好地理解“艺术品”。我要寻找那些真正有才华的艺术家,他们需要良好的技术,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艺术思维和创造力,作品能够启发观众,建立更加深入的心灵联系。一个好的艺术家或摄影艺术家——特别是新锐艺术家——不应该考虑为“市场”创作。有鉴别力的藏家也不会对这部分艺术品感兴趣。艺术家首先要关注对自己是否能够创作出鼓舞人心的作品。能否以不同的视觉形式向观众发问,或者给予他们视觉上的诗意灵感。商业机会很容易开发,而真正的对艺术理解和欣赏则困难得多,我们需要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市场机制。要创作出优秀的摄影作品,艺术家需要阅览相当数量的作品,无论是当代摄影或是有历史价值的老照片。娌娌:中国影像作品的藏家来源?陈光俊:这是我们画廊最尴尬的地方。画廊开业到现在10年,我们做了一个调查,90%以上的作品都是外国人买走,中国藏家不到5%。影像已经成为未来最重要和有发展潜力的艺术品种。我们希望国内优秀的影像艺术家的作品能被国内藏家收藏。不要再发生像80年代一批重要的油画艺术作品大部分被国外藏家收藏的尴尬境地。中国藏家迫切需要了解影像这种相对年轻的艺术品种。Steven:首先,我认为艺术品(包括摄影)市场的发展在过去10年里更加全球化,“本地”或“海外”藏家的界线越来越模糊。我们的艺术家、藏家和客户来自世界各地。最合理健康的状态应该是拥有一批忠实稳定的本地客户群,同时获得国际范围内藏家的认可,为我们的艺术家的职业发展搭建更广阔的平台。我要确保我们的艺术家不仅被西方或东方的观众欣赏,而是被世界各地的观众所理解和欣赏。娌娌:藏家们对影像的倾向性,他们选择藏品的目的以及对影像的评估能力依赖自身还是推介者?陈光俊:相对而言,国外藏家对观念类当代影像更感兴趣,因为它的语言方式来自西方,可以理解,而纪实摄影需要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历史,有门槛。对影像感兴趣的收藏人群是非常丰富,有些人因为喜欢而收藏,有些出于投资增值而收藏,从市场发展的角度,这类藏家应该鼓励。另外,博物馆和机构收藏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藏家做收藏,一部分靠眼,对自己感兴趣的项目有一定的知识储备、鉴赏能力。另外一部分靠耳朵,听专业人士的推荐。我们画廊也经常给一些藏家作推荐。当然,前提是这些作品好看,有思想性,市场表现还要好。Steven:每个藏家的兴趣都不同,因为收藏本身就是非常主观和个人的喜好。作为画廊创始人和策展人,我希望展出那些有趣的不限类别的艺术作品,挑战人们习以为常的审美观念,让大家了解更多富有创造性的技法,多样的艺术表达形式。娌娌:最近几年,有新闻摄影师转而投入影像收藏市场。如何衡量比较新闻纪实作品与以摄影为媒介的当代影像艺术的价值?陈光俊:新闻摄影重要的特质是当下性、历史性,它最重要的不是对艺术的贡献,最重要的是记录人文历史的价值。新闻摄影师转向影像市场,其实没有必要。影像市场并不是影像这个门类最终的归宿。网络、纸媒、商业等都在消耗图像,影像有太多的用途和表达方式,画廊就是要丰富这些影像的表达方式。Steven:纪实摄影师探讨作品能否在艺术画廊展出,获得公众认可,这是件非常正常和自然的事情,不仅在中国,世界各地的趋势都如此。对我们M97而言,是不是纪实作品本身并不要紧,一个摄影师或艺术家是否向我们展示和表达能够触动人心的新想法或情感,这是关键。我们希望展示的是艺术品,不仅仅是照片,让人们可以像欣赏油画、电影或是诗歌一样来欣赏摄影。在视觉轰炸的当下,这也是检验摄影作品优劣的大好时机,一张摄影作品若能让你印象深刻过目不忘,必然优秀。娌娌:作品限量问题上,除了摄影师自律,还有其他保障吗?陈光俊:有人会质疑影像作品的复制性。因为艺术作品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他的稀缺性。为了保证藏家的利益不受损害,规范影像市场,半个世纪前美国就率先对进入市场的影像采用限量方法来控制流通的版数。比如中国纪实摄影家解海龙“希望工程”系列作品都是每张底片限量制作30张照片,以控制流通领域的产品数量。这个限量终身不可更改。现在年轻一代的观念类艺术家限量越来越少了,可能也就10张或者8张。他们大部分受过专业艺术教育,更加看重作品的限量问题,因为这是他们立足市场的基石。 我们选的艺术家首先要自律,这也是我们首先选人的原因。我们和艺术家之间有各种限制文书和法律合同。现在国内还没有第三方的机构进行法律监督。这在我们国家还是个新事物。娌娌:您怎么看最近几年的影像收藏市场的变化及前景。陈光俊:影像收藏市场在2005、2006年大热,后面几年回落,这是正常的,可以让我们的艺术家冷静下来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可喜的是,最近有一些企业高级管理人员和一些藏家主动和我探讨影像收藏的问题,我相信在未来5年会有实质上的突破。Steven:这两年爱好摄影的本地藏家热情增加,眼光也更专业,和6、7年前完全不同。我很高兴看到,摄影作为艺术市场中的一种重要形式得到尊重。我担忧是,人们过多关注摄影艺术品的“市场性”,而忽略它的“艺术性”。艺术品不是纯粹的商品,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处于起步阶段,我希望从艺术家到策展人,画廊经纪人到收藏家,现阶段先关注艺术摄影作品的质量而非市场潜力。藏家们的私房收藏PETER土:喜欢有内涵,传达视觉美的作品子午foto:最关注摄影师的持续创作力娌娌:您什么时候开始收藏影像作品?收过哪些作品?PETER土:收藏照片5、6年,影像是其中一部分,因为我喜欢摄影,也合开过摄影家图片公司,个人作品也在国际上巡展并在画廊卖过,并也在国际国内获过大奖,所以有影像情节在。影像方面我偏向老照片,我是杭州人,有杭州情结,在收一些杭州老照片,也收过一些外国摄影师拍摄中国的历史照片,比如《辛丑条约》签订现场的蛋白照片;袁世凯签订《中俄蒙协约》的现场照片;还有一些日本侵华时日军摄影师留下的照片,比如日军在卢沟桥纪录等。我也收一些知名摄影师的代表作品。比如马克·吕布的成名作《艾菲尔铁塔快乐的油漆工》,还有他的《北京琉璃厂》;翁乃强拍的文革照片《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次我也订了《秘境》第一季并预订五季,也算是对新人的一种培养和支持,以及对新生作品的切入。子午poto:我喜欢摄影,去年开始研究摄影史,收藏照片。我收藏老照片,也收一些当代青年摄影师的作品。比如马克吕布拍的周恩来,琉璃厂。当代青年摄影师卢彦鹏、黄晓亮、储楚等摄影师的作品,收藏后我会和他们联系交流。

百年印象画廊网站:http.www.798photogallery.cnindex.phplanguage=chinese

上海M97画廊:M97 http.www.m97gallery.com

1915年6月7日,中、俄、蒙三方在恰克图共同签订《中俄蒙协约》。图为中方代表陈录(前排右二)

娌娌:您通过哪些渠道收藏,如何选择藏品、艺术家?PETER土:我一般通过圈内朋友介绍,或者是拍卖行、画廊及网上。会收藏有一定知名度的摄影家的代表作,上次在华辰拍卖过其中有一张当代TW摄影师林添福的铁索桥上的孩子。当代艺术作品收得不多,年轻摄影师太多,目前看还太浮躁了,尚在发育中。我主张“不看人,看作品”,因为现在青年艺术家包装得比较多,多观察,可选择那些有实力、有特点的作品切入。象傅拥军能一个树上拍上几年本身就是种坚持。我曾说过:一个人把从出生的第一个脚步印拓在条幅上,每年印一个,从小到老,从生到死,这本身就是幅大作,这就是人生。子午foto:我基本上都通过正规渠道收藏影像,例如华辰拍卖会、画廊等等。除了收藏作品外,还要看摄影师对摄影的理解,他们的影像语言和表达能力,他们毅力和创作的持续性。好照片有一定的偶然性,看摄影师的言论,通过他们的人生观点可以看出摄影师是否在动脑筋,在思考开拓探索。现在摄影师有些浮躁。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纪实摄影师,像侯登科、王征,虽然他们的表现方式比较传统,但他们对摄影的理解和热情,在作品上倾注长时间的心血非常大。新摄影中比较喜欢刘铮、荣荣等摄影师的作品。我收藏主要是自己的兴趣,现在大家都在探讨摄影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可以通过作品自己去解读。我喜欢那些有内涵的摄影作品,让人产生联想,带来视觉美感的,也可以是悲怆伤感的美。

马克吕布 北京琉璃厂

娌娌:您对影像收藏市场最关切或者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PETER土:市场的诚信问题,摄影师的版本限量是否按照国际惯例。还有摄影师作品的内涵及张力。子午foto:青年摄影师的持续创作力。他们是否不断学习研究摄影史,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向。

埃菲尔铁塔 欢乐的油漆工(马克·吕布 摄)

影像专家曾璜给建议对摄影师说:影像作品,只有一个最佳尺寸娌娌:您怎么看《秘境》杂志推出的“2013年影像收藏计划”?利弊点在哪?曾璜:谈《秘境》这事,要先介绍一些中国摄影收藏的发展现状。中国的摄影收藏最早出现在1990年代中期,但主要在当代艺术圈,主要藏家是外国人,非常小众。2006年华辰影像拍卖后,摄影收藏为收藏界和大众所了解。刚开始真是无知者无畏,很多事情我们都没清楚就干了。经过六、七年学习和实践,现在已经逐渐成熟起来了。过去的两三年,摄影收藏品种增加、藏品品质提高、经营画廊增多,拍卖增多、藏家增多,销售额增长,规则也在健全和完善,总之,摄影收藏行业在全面稳步增长。《秘境》的活动对普及和推动影像收藏肯定是件好事,尤其是对那些尚未进入市场的青年摄影师。我唯一担心的是,收藏计划里有一些知名的摄影师,原先已经入册,已经有众所周知的市场规划,他们在市场上流通的照片的尺寸、材质、数量都是固定的。现在重新做一尺寸和限量,对这部分摄影师的市场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的影响。这里衍生出一个严肃的问题,摄影师作品最好不要有多尺寸,多材质。摄影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它有一个最佳的展示尺寸,一个最好的材质,必须固定下来。否则会产生一种印象,这个摄影师目的不纯粹,他的作品是为市场做的,这样会影响到艺术家的作品质量。对藏家们说:选择藏品,要喜欢,还要给自己一个收藏理由娌娌:当下影像收藏市场的关键问题在哪?从卖家、藏家两方面分别来说。曾璜:先说卖家摄影师,要区分什么样的作品能进入影像艺术的范畴,什么样的照片是传播层面的,仅仅是报道,不能成为影像艺术品。优秀的影像作品应具备哪些特质?一、作品的创意;二、视觉语言选择和表达方式。包括材质、尺寸;三、作品的完成度。包括作品的制作质量、装裱以及展示方式。放在展厅的作品一定有在互联网上无法感受到的感染力;四、作品是不是在艺术哲学、宗教、精神层面达到一定的高度。如果这四个方面都满足并且优秀的话,就是一个非常棒的影像艺术品。从藏家来说,他们没有意识到我们要收藏什么东西。第一种照片是影像资料,其实影像资料价格很低,网上搜索,可能一分钱都不用花。我们要区分“影像艺术品”的收藏和“影像史料价值存档”的区别。影像艺术不是把简单的历史资料用收藏级纸打印出来;第二个层面是古董实物的收藏,50年或者100年前的照片,没有签名也没关系,会有一定的市场价格;第三个艺术品收藏,这个价格应该最高,而签名、限量,收藏级制作等噱头,意在提高这张照片的价格。这是三个不同层面的收藏。中国很多藏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买古董文物照远远高于买艺术品的价格。影像艺术品在摄影艺术方面有个说法。比如卡帕作品的价值,并不在于他拍的诺曼底登陆或者西班牙战士,而在于摄影师与被摄者之间的距离所体现的卡帕的摄影哲学:“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布列松的照片,不在乎他拍的是老人还是妇女,法国还是中国,而是他界定的“决定性瞬间”的摄影语法,最能体现这种摄影观点或者摄影哲学的照片价格最高。

侯波镜头下的***

再看中国,我们收藏毛主席的照片,选择侯波的照片。为什么?因为“从图像学的角度说来,侯波照片中的严谨、重大,富有强烈的形式感,奠定和构成了新中国领袖肖像所特有的视觉形式和传统,极具中国摄影美术的传统和意义。”(刘树勇语)规则规则!!!艺术家敢打限量的主意,市场将不再接受他!娌娌:摄影师的限量问题,除了自律,有没有第三方监督?出问题会来负责?藏家有哪些权限?曾璜:这是任何收藏摄影作品的藏家都会问、也曾问过的老问题,最主要还是基于艺术家的自律,此外的监督制约力量是代理画廊声誉和信用,以及健全的社会信用体系。这就像现在不会再质疑中国的信用卡制度和建立个人信用评价体系一样。前几年,有一位中国的艺术家作品卖得很火,《纽约时报》艺术专栏都曾整版介绍他,但是由于收藏界盛传他改动了作品的限量,他的代理影廊像为此向所有的藏家发出了一封商务函后,就再没有听说过有人收藏他的作品了,现在也听不到这位摄影师的名字了,他从此在收藏领域消失了。在成熟的艺术品市场上,一个人敢打限量的主意,破坏自己的诚信,市场将不会再接受他。2012年美国《摄影界新闻》(Photo District News)2012年摄影界热点第三位,就是藏家乔纳森·索博尔(Jonathan Sobel)以诈骗罪起诉“彩色摄影之父”威廉·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制作新版作品,这个案例传递出一个信息,艺术家对限量的承诺是有法律约束力的。藏家购买了什么,将决定藏家有什么权益。如果仅仅是购买了一张影像艺术品的物权,他拥有展示藏品和处置藏品物权的权利。娌娌:对于目前的影像市场,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曾煌:一是好东西太多,而购买资金太少。二是急缺合格的从业人员。收藏市场已经出现了影像艺术品金融化的趋势,出现有影像艺术品投资基金,预计艺术品信贷、艺术品融资、艺术品抵押、艺术品担保、艺术品保险等……国外成熟的艺术品交易很快也将在国内出现,我们需要一批了解影像艺术品的销售、管理、交易、评估、保险、流通,保管等专业人士。不单单是学摄影、学艺术的人,还需要有学金融、学管理、学贸易、学法律、学保险、学IT、学物流的。中国不仅缺乏这种人才,甚至连教育和培训都还没有开始。建议一些摄影院校,与其教那些毕业就失业的摄影,不如让学生转行到这个新近出现的有很多发展可能的领域上来。在财富效应的驱动下,很多好东西出来了,虽然目前收藏市场也出现有数个千万级别的投资基金,但还是感到很多好东西没有收下。

本文由管家婆开奖结果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份最及时的影像收藏市集考察问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